迷梦

边城诗社:

文/莫问

我从遥远的梦里醒来

微凉清透的风

轻轻的拂过我的眼眸

昙花一现的思念

夹杂着清晨柔软的阳光

青春有时像一次没有目的的奔跑

而你像一潭湖水一样的清澈目光

 

我们在最年轻的光阴里爱过
却在无数漫长的星光里落寞
有些东西会慢慢老去  
可是有些东西永远埋藏心底

 

 

 

端午临中夏,时清人复长。

梦落芳华

边城诗社:

文/莫问

梦回初见风华

芳压江汉樱花

柔胜江南如画

锦绣牵挂

谁知兰草卿家

有谁在这江南的烟雨中,为我撑起油纸伞。

又有谁可以为一句等待,默默守候这么多年。

如今你我分别,山高路远,再难相见。

相思哀苦,红豆无言。

十六字令 春

边城诗社:

文/莫问

近来写了两首词,皆是《十六字令  春》,但风味却相去了...写在这里,诸君自析吧。

  

其一

春,日暖曛花细雨醇,迷蝶醉,处处杏花村。

其二

春,草长莺飞香作尘,阡陌里,何处非花坟?

生南国​·红豆

边城诗社:

                文/莫问            

花落燕来新雨后,东风入夜润纱透;雾里茅檐低小,暖灯一点,暮色春时候。

别柳应肥人自瘦,何惜离泪湿初蔻;望断天涯难舍,相思不尽,泣血化成豆。

蝶恋花

边城诗社:

 文/莫问

谁惹柔情总似水,

落花轻偎,跌宕沉浮坠;

蝶舞纷飞蜂舞蕊,

语如蜜意声如魅。

 

雨打浮萍小月碎,

故事青梅,竹马残年岁;

昨日伊人今日泪,

举杯惆怅弃杯醉。

 

 

语殇

边城诗社:

文/莫问

轻语情长

一字一泪光

谁的微笑飘散

溶入过往

 

弦断绝响

谁为拟羽商

我在远方

为你轻唱

 

浓语绵长

一句一断肠

清江流水苍苍

划过心上

 

当年发香

还在梦里藏

思念难断

一生弥漫

 

青梅竹马残

故园拾花秋风乱

曲终人已散

流水与谁弹

 

心碎无声响

可笑地老与天荒

你带泪脸庞

还在我心上

下雨了,写首诗给你。

要有多少次的等待

才有这一场烟雨

要有多少次的擦肩而过

才有这一次偶遇

我们是故事里的人物

抑或是有了我们

才有了故事

 

这一场相遇

是因为你的坚守

还是我的愚痴

 

难道千年的等待

只是为了一次

兰亭远望

烟雨微茫

情迷乌镇

魂断潇湘

 

南朝旧事痛人心

多少楼台烟雨中

 

当雨滴落在你的酒杯

当风吹落你的睫毛

当雪躺在你的剑柄

是我在为你写诗

独木

   
    喜欢坐火车,喜欢一站一站的南上或北下,喜欢在旅途时那份自由的感觉,喜欢在旅途中的我。因为在旅途的中间,我就可以不属于起点或终点,不属于任何地方任何人,在这单独的时刻,我只需要我自己就够了。所有该尽的义务,该背负的责任,所有该去争夺或退让的事物,所有人世间的羁绊都被隔在铁轨的两端,而我,在车厢里的我是无所欲求的。在这个时刻里,我唯一要做的事只是这样安静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景物的变换而已。           


      窗外的景物不断的在变换着,山峦与河谷绵延而过,树林,房舍,农田……如果你问我要去哪里?那么我只能告诉你,我想要去的那个地方叫做“永远站”,一座无泪城,那里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没有欺骗,没有痛苦,有的只是永恒的快乐。我可以到达那样一个地方么?